谁将成为钢琴品牌的下一匹黑马?

来源:音卓尔时间:2020-02-08

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,让各行各业都开启了再认知模式,疫情之后,人与人的关系,人与物的关系,物与物的关系都将被再次定义。

就像2003年“非典”之后出现了阿里,京东,前程无忧等新品牌、新业态一样,2020年的疫情过后,很多行业也将出现新的品牌排头兵,甚至是行业的大洗牌。

立足钢琴制造业,我们不妨从钢琴的发展历程看起。

·1720年,巴洛克时期最伟大的作曲家J.S.巴赫坐在他钟爱的羽管键琴前,为他11岁的儿子C.P.E.巴赫创作古钢琴小曲。

·尽管作品织体丰富,对位法精巧,但受当时钢琴制作工艺所限,这架羽管键琴仅有64个琴键,并且音量很小。

·C.P.E.巴赫长大后,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天赋,幸运的是当时的钢琴制造工艺也在升级,他成年后弹奏的已经不是羽管键琴,而是声音柔和,能展现细致力度变化的楔槌键琴。

·这种琴改用鹿皮包裹的琴槌击打琴弦,音量更加丰富,助力C.P.E.巴赫成为了古典主义早期“善感风格”的创始人。

进入古典主义时期之后,作曲家们对键盘乐器有了更多的期待,他们需要钢琴的表现力更加丰富,音响更为浑厚,音准的稳定性更好。

伴随着金属锻造工艺的提升,“布劳德伍德”钢琴应运而生,满足了钢琴家和作曲家们的期盼,这种钢琴用金属支弦代替之前的木质支弦架,音域也扩大到了五个半八度。

遗憾的是那时的钢琴产量还很小,以至于贝多芬这样的大师年近50岁时(1818年)才拥有它,其晚年著名的“106号钢琴奏鸣曲”就是为“布劳德伍德”钢琴所做。

到了浪漫主义时期,作曲家对钢琴的动力性演奏有着更高的要求,需要满足演奏家触键灵敏,充分炫技等一系列的音乐表现需求。

恰逢当时大机器生产已经成为工业生产的主要方式,法国人艾拉德设计的装有弹簧的复震式击弦机钢琴开始风靡。

因为这样的钢琴音域更加宽广,而且琴键反应更快,音色的层次更为精细,手指对声音的操控性和灵敏度也更加精准。

当时享誉世界的演奏家如肖邦、李斯特都对这样的钢琴爱不释手。

步入民族主义和印象派之后,作曲家不满足于音符的快速跑动和单纯的炫技,而是对音色的千变万化提出了更多需求。

当时,近现代工业和制造业已经开始起步,1853年德国钢琴制作师施坦威父子在纽约成立公司,他们融当时各国制琴工艺之所长,改用整块铸铁的钢琴支架,琴弦由之前的平行直排改为交叉斜排,键盘的音域也扩大到七个半八度,最终确立了现代钢琴的样式。

1874年钢琴又增加了“延音踏板”,从而满足了民族主义时期德彪西、斯克里亚宾等作曲家对音乐色彩梦幻般的需求。

20世纪之后的100多年里,伴随着制造流程和产业链水平的提升,钢琴产能有了很大的提升,。

但这仅仅是量的变化,之后尽管出现过“自动演奏系统”、“转调钢琴”等新样式,可传统钢琴的音色特征和主要结构原理再没有发生过质变。

不同时期的演奏者和使用者推动着钢琴的革新。

演奏羽管键琴的巴赫想不到贝多芬演奏的“布劳德伍德”钢琴会在音域、音响、音质方面有这样的升级,同样贝多芬也不会想到钢琴还可以做到“施坦威”这样的高度。

但在大数据时代和已经开启的人工智能时代,钢琴的新起点在哪里呢?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。

目前我国的钢琴产销量已经高居世界首位,占世界钢琴总产量70%以上。钢琴使用者多是80、90后为家庭单位的消费者。

从成长经历来看,80.90后是伴随着中国信息技术升级同步成长起来的一代人,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家庭电话到大学时人手一部的手机;从中学时贴邮票的信封到时时互达的E-mail;

从90年代的QQ聊天到微信时代的社群交互,从电脑购物到手机购物,从线下生活到APP的广泛应用,从上班打卡到人脸识别系统,从信息查询到人工智能的大数据分析,等等。

80、90后注定在家庭生活中更倾向于科技与智能,而这一点也是拉动消费升级的重要因素。

从教育背景来看,1999年开始的高校扩招已经持续了20年,80、90后恰好是这次高等教育变革的受益者,一般来说父母的受教育程度越高,在子女教育中对艺术的重视程度就越高。

此外,很多家长往往对比自己的成长经历来审视子女教育,比如在孩子还没出生时,就为孩子设计好了胎教音乐的内容。甚至还有一些孩子学习乐器,是因为妈妈小时候拥有“音乐梦”和“钢琴梦”,困于各种原因而没有实现,所以希望自己的子女在成长过程中圆自己儿时的梦。

从社会环境来看,当下社会是信息社会,为儿童提供的信息比以往任更加丰富。孩子们所生活的环境也是一个以手机为中心,万物互联的世界。

许多80、90后家长通过手机在通讯、娱乐和信息管理方面获得便利,同时也通过手机或iPad为孩子提供学习场所,比如本次“新型冠状病毒”疫情时,孩子们在家庭接受的远程教育,日常的各种在线课程等等。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一部手机或者App已经成为了营造学习氛围的工具和学习的平台,而子女在很小的时候也开始操作手机APP、使用iPad和电脑。

“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。”

今天以钢琴和古筝为代表的中西乐器,也都出现了新的乐器种类,如电钢琴,电古筝,亚克力材料制作的各种水晶乐器等等。

这样的变化是一种创新,但是改变了乐器在历史延续中的“初心”。正如曾兴华所说“钢琴的传统属性就是其发音原理和弹奏触感,这是钢琴能够继续存在和发展的前提条件。脱离了这个属性,钢琴就不再是钢琴,而变成其他乐器了。”

再比如,在音乐培训机构,有很多学生家长会问买电钢琴可以替代钢琴吗?钢琴老师经常举一个例子,这就好比学烹饪这门手艺,电饭煲的种类再多也不会替代铁锅。

不背弃传统固然重要,但面对各类电声乐器、智能乐器层出不穷的“新乐器时代”,传统乐器如果故步自封、“倚老卖老”,没有符合当下音乐生活需求的新理念,是很难满足当下消费多元化需求的。

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。

任何好产品和商业模式都会选择对的时间出现。

这次疫情之后,工业产品设计的新思维将更多地融入到乐器制造业,在乐器传承经典的基础上进行探索性的创新。

比如中国第一个合资品牌,中加“海资曼”钢琴,2019年11月开始,已经在乐器大数据层面做了布局,所配置的音卓尔“智能乐伴”就是一个例子。

搭载“智能乐伴”不会改变“海资曼”作为德系钢琴的变化,却可以通过手机APP轻松解决练琴管理,琴童习惯养成,乐器健康等一系列问题,迈出了“人机交互”的重要一步。

80、90后做为乐器消费和未来音乐家庭的主导力量,他们的成长经历、生活方式和消费偏好需要引起钢琴制造业的足够重视。

美国著名消费者行为学家迈克尔·R·所罗门曾说过:“改变消费者行为的许多生活方式都是由年轻消费者所推动的,他们不断地重新定义什么是最热门的而什么又不是”。

相信钢琴品牌的黑马,一定是更迎合当下消费心理的品牌。

(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